孩提时候就知道桂林山水甲天下,闻知第十四届全国书会在桂林召开,难免有些心动。
    与风景无缘已有数载,毕竟世纪金榜的创业也是艰辛异常的。九九年以前为产品制作期吧。潜心编写、苦思体例,用脑过度积劳而成偏头疼;几万封广告信函一个人写就,手都麻了,眼都直了;联系打字、逐册校对、确定印刷、组织邮发,事事亲为。在邮局的一间暗黑的小屋里和几个临时的工人师傅一起打包,一干就是一天,能直起腰来舒口长气时,感觉特舒服。为了能节约时间按时赶回单位,经常一天只吃一顿饭,当处理完各项事务,急匆匆赶坐在末班车上用沾满灰尘的手捧着热腾腾的叫卖狼吞虎咽的时候,直觉得世界上最好吃的就是包子……酷暑里颠簸,严寒中奔走,仗着年轻的身体和火热的心,赤手空拳打天下!到九九年产品基本形成系列,可以冲击二级市场了,但一个刚刚起步又没有资金支持的弱势产品,要承受多少鄙夷和漠然才能进入市场?放下身架,费尽口舌,主动提供丰厚的合作条款,努力用真诚去感动每一个与自己接触的商家,在强势品牌的夹缝中努力拓展自己的空间!书会是遭拒绝的屈辱地,是品尝失败的伤心场,却也是锻造坚强的热身炉!慢慢地,世纪金榜在市场上有了一席之地。参加过多少个书会!天南海北都在脚下!好多朋友因此而羡慕我,我明白他们的意思,却也只能以苦笑相对:去西安却没看兵马俑;去昆明没进过世博园;去湖南五六次没到张家界;去吉林数十次没登过长白山……这并非是自己与草木无灵性,一个中文出身的人对山水还是颇有情怀的,然而总是难以做到两者兼顾,说得好听一点便是:一个专心赶路的人常常是无暇看风景的!
    是不是有得必有失?就在飞机场的候机厅里看了任正非先生的一篇文章,他对日本歌曲 《北国之春》的分析是很独到的。《北国之春》其实是歌颂创业者和奋斗者的,而不是人们误认为的一首情歌。一个青年选择了为事业奋斗,需要背井离乡、远离亲人。是收到妈妈给寄来了的包裹,而他却不能为父母尽孝!离家奋斗是为了获得美好生活,爱情又是美好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离家已经五年,心爱的姑娘可安在?情爱是座独木桥,是不是已有别人过了?这里面是青年对情感的惆怅和失落,成功了又能怎样?人生总是难免有美中不足吧,私情是这样,事业也是如此。这几年世纪金榜的市场开拓与发展,也总在失衡中进行,总有顾此失彼现象,事情总是难以两全,总是划不出和谐完美的轨迹。
    飞机在云空中穿行,到桂林时却下起了雨,先期到达的同志引领我看了市场。国家的大政策确实向好,对两个民营单位的颁证代表了政府的认可和支持,多年来模糊的定位终于明确了,但竞争的白热化让这个行业看起来有些纷乱:相互的摹仿跟风已成普遍现象,剽窃或抄袭都已不再遮遮掩掩,图书折扣从五折到二折竟然并存,做盗版的改头换面打起了正版旗号,做正版的偷偷摸摸印起了别人的图书!为数不多的良性书业人中有的在相互攻讦,打起了口水战……
    世纪金榜在市场的地位已很稳固了,规范的过程却令许多掉队的书商不舒服;相互的冲货已愈演愈烈,市场的协管却脆弱不堪,令人忧心如焚……
    开始有人针对世纪金榜出政策,开始有人明目张胆地挖墙角,开始有职工因关系冲突而诋毁单位。对前两者,我很不齿,这两年我们不去跟风,反把图书质量推到了巅峰;我们不去拆台,反而带出了自己忠诚敬业的好兵;但对于后者,我是深以为不幸的。员工是企业的一分子,是最知心最亲近的人,却因为不能全面把握处世原则而行为偏激。是自己领导无方,才有了这种与企业发展不协调的现象,罪莫大焉!
    当地的代理朋友很热情地安排了旅游,便与队友们同行。首先要坐车穿越喧嚣热闹的城市,在桂林你找不到七层以上的高楼,据说是为了求得与周边山峦高度相和;其次要徒步经过人声鼎沸的珠宝商场,这商场叫“刘三姐珠宝行”。桂林市不但对自然环境倍加爱护,对在这方水土诞生的名人也是推崇有加、支持颇大。这两种做法都叫人称颂,也都取得了相得益彰的效应。最后是坐船进入那传说中的仙境了:漓江澄澈,草木葱郁,岸江相依。水牛悠闲,江鸭嬉戏,有的三两相伴,有的成群结队,见人不怪,互不相扰,物景相融,一派天然和谐的风光,令人心旷神怡。两岸群峦相连,直峭壁立,各具奇形。有的如羊角,有的如观音,有的如拇指;有的独立如宝塔,有的连绵如驼峰。前方有时斜坡平缓敞开,一览无余;有时斗折斜扑,险如峡谷。大自然的钟灵毓秀都在桂林体现出来了,这是上天的偏爱吧!我觉得此情此景之所以能“甲天下”,全在于山与水的最佳组合:水在山侧,倒映成趣;山在水中,石也青青。浪花飞溅,思绪纷纷:我们的市场风景能否也如这般美丽而又协和?各具特色,相互依存,平衡发展,共同繁荣,乘着天利,努力向前!
    汽笛声声,催人奋进,乘风破浪,正当其时!

 张泉董事长文章链接
跌 宕 起 伏
命 运 共 同
2017,我们一起
天 上 的 天
守 望
相 信
两 个 世 界
生前 身后
时 空 之 殇
走进窄的门
生命的沉重
把 梦 照 亮
如果我忘了我
市 场 风 景
草原书会抒怀
广州书会致辞
   
山东世纪金榜科教文化股份有限公司